信息技能革命号召经济学翻新

更新时间:2019-02-26      

  信息技术革命号召经济学立异(新知新觉)

  经济实际翻新对经济学实践提出新挑战

  新模式、新业态对应的新型组织运行方式正在冲击工业社会以企业为核心的传统组织架构,重构经济社会运行中各方主体关联。这使轨制经济学、产业组织理论的事实基础发生了变革。事实上,各种互联网平台的浮现就是典型的组织运行模式重构。作为全新的市场主体,互联网平台既不是买家也不是传统意思上的卖家,却存在撮合促成交易的功能;买家跟很多卖家诚然借助互联网平台实现交易,但在产权关系上与之不从属关系。对此,应从产权理论和制度经济学角度探讨新业态、新模式下的权属架构、激励机制,并密切关注经济社会组织结构重塑过程中不同群体的利益得失及其可能带来的经济社会危险。

  蔡跃洲

  人工智能对人类智力的部分替代,将对劳动就业市场带来结构性冲击,进而影响收入调配格式,并为就业跟收入分配理论的创新发展供应新的素材。人工智能技术的推广应用可能看作推动自动化进程的新阶段。然而,与以往自动化技术对人类体力的替换不同,人工智能能够实现对人类智力的部分替代。如果说以往从膂力劳动中一直解放出来的人类可以更多从事脑力劳动,那么,在脑力劳动被局部替代后,还能开发出什么样的更适合人类的新岗位?进一步看,即便最终实现新发现岗位与被替代岗位的总量均衡,受常识结构局限,被调换岗位的劳动者要成功转向新岗位也非易事,不免出现构造性失业。对此,应联合以往主动化推动的历史教训和人工智能技术的特点,就其对经济增添、劳动就业、收入调配等的影响发展情景剖析,针对特定情景给出相应预案。

  以电子商务、网约车等为代表的平台经济带来自在竞争与垄断并存的市场格局,对微观经济学、信息经济学相关理论带来新挑战。在基于互联网技术的平台内部,数目众多的买家和卖家有利于造成自由竞争市场假设下的市场出清、供需平衡状态;而在平台层面,则往往会形成由2―3家巨头造成的垄断格局,个别买家卖家对平台的依靠始终强化。互联网平台很大程度上消除了交易双方之间的信息过错称;但平台在取得垄断地位后又与交易双方构成新的信息错误称,甚至在特定情形下带来新的信息滥用行动。对此,经济学研讨应从理论层面建构涵盖买家、卖家、平台三方市场主体的分析框架;结合福利分析,从权责界定、举动尺度等角度探讨平台经济模式的监管与规制。

  依靠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创新运动,对微观经济学、信息经济学、制度经济学以及产业组织理论、就业和收入分配理论的创新提出了紧迫请求。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

  由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打算、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推进的新一轮信息技能革命正在全面提升人类数据信息生成、收集、存储、处理、分析才干,推动形成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在经济实际中,依附新一代信息技巧日益活跃的创新活动,对既有经济学理论提出了新挑衅,对实践翻新提出了新恳求。